要怎樣努力,才能成為很厲害的人?

謝邀

首先,少年,答應別人的承諾,就一定要兌現。



我以前啊,和你一樣,很想成為一個很厲害很厲害很厲害的人。

喜歡看熱血的東西,幻想自己是屠龍的勇士,登塔的先鋒,我左手有劍,右手有光,沒頭沒腦的燃燒自己,敵人的騎軍來了,我說你們何人堪與之戰,我的女人在等我。

後來我現實了一點,我覺得我要成為那種說走就走,說日就日的男人,我梳大背頭,流浪在歐洲或者新幾內亞的,我拍孩子,拍野獸,拍流浪的雛妓,與羅伯特德尼羅握手,說嘿,我給你寫了憤怒的公牛2。

再後來,我覺得我人生的夢想,是在城市中心買上一間頂層公寓,把一整面牆都改造成鋼化玻璃,在燈火通明的夜晚,我就要端著酒站在巨大的窗前,看整個城市在呼吸,然後我的朋友叩門,他帶來了一打嫩模,我們就玩一些成年人的遊戲

現在,我發現龍並不存在,我不會騎馬,不會用單反,家住2樓,我能做的,就是把眼前的事兒做好,賺到足夠的錢,這樣我可以給我的姑娘一個地球儀,然後用飛鏢扎它,扎到哪兒,就去哪兒玩。

這樣看來,雖然我的想法隨著生殖器的發育,始終在變,但那個很厲害很厲害的人,一直離我很遠,甚至越來越遠。

我心中曾經執劍的少年,此刻也混跡在市井之間。

血似乎都涼了。

我也不是沒有惶恐過,是不是我這一生,都不能左手持劍,右手握著羅伯特德尼羅,說這裡的嫩模隨便你玩但是你他媽別從窗戶上掉下去。

這樣一看,我遜得不行,我的朋友都是一些凡人,比我還遜,業餘生活就是推塔、中單、跪。

我心想,我是不是這輩子都要做一個遜逼,直到我的墳墓上寫好墓誌銘,我甚至都想好了:

我來,我見,我掛了。

最後我給了自己一個否定的答覆,我不要。

我喜歡我的朋友們,喜歡我現在的生活,首先我希望你明白,沒有厲害與遜逼得區分,只有血的涼與熱,有的人覺得生活就這樣吧,我算了,現在沒什麼不好。

有的人覺得生活這樣挺好,但是我還要更好。

這種只要劇情稍微熱血一點就會熱淚盈眶的傻逼,已經不多了,一刻也不要停留。

所以現在,我和你不一樣了,我仍然想成為一個很厲害很厲害很厲害的人,像我們這種劇情稍微熱血一點就會熱淚盈眶的傻逼,要好好珍惜自己。

很多人坐下來了,跟你說你不行,說你省點兒心吧,說你請靜一靜。

洶湧的人群就把你這樣的少年淹沒了,人群散去的時候,你也不見了,你那些承諾,誰也聽不見,這個世界對於你,就再不可能有什麼更有趣更漂亮的女朋友。

你就失約了,小逼崽子。

這麼跟你說。

雖然隨著年齡的增長,我趨於現實,不能像你那樣分分鐘衝動的燃燒,然而我每時每刻都有想做的事,有想達成的目標。

不排除以後的某一年,我會握著羅伯特德尼羅的手,他說這是你寫得嗎,憤怒的公牛2,只要他還沒死。

故事裡拳王拉莫塔忍著傷,他舉著鐵拳,揮汗如雨,要和命運鬥爭,他說我怎麼能失約呢,我是那個要成為很厲害很厲害的拳王拉莫塔!

小夥兒,成為很厲害很厲害的人,最重要的,就是要熱血,永遠也不要讓你的血涼下去,你涼下去了,就再也不能找到一個更有趣更漂亮的女友,你就失約了,於是那天她踏夢而來,就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。

當有一天你成為你討厭的那種人,渾渾噩噩,你走在街上,看見那些更有趣更漂亮的女孩,你會不會想起多年以前,你說我答應你,在一個承諾就是永遠的年紀。

讀書,交友,美容,都不如你這一腔狗血,滾燙,灼人,你要燃上大半輩子,才對得起你現在說的這些話。

我聽聞最美的故事,是公主死去了,屠龍的少年還在燃燒。

火苗再小,你都要反覆的點燃。

所謂熱血的少年,青澀的愛戀,死亡與夢之約。

這麼好的故事。

你可別演砸了。





最後我給你點個人建議:

1.讀書,讀到倦,網上有很多方法,但你從來沉不下心看。
2.學習,學到疼,網上有很多方法,但你從來沉不下心看。
3.開口說話,冷場也要說話,臉皮薄也要說話,捱打也要說話。
4.如果你現在不知道做什麼,至少你還可以先從做一個牛逼的學生開始。
5.更漂亮更有趣的女孩,五年以後再找。
6.承諾是鞭子,不是興奮劑。
7.年紀大了,也不要說什麼心如死灰。

改變自己是非常,非常,非常痛苦的,我能看出來你一腔熱血的優點,自然知道你孤僻懶散自以為是的缺點,方法很多,不過我不確定你吃不吃得了苦,我和你共勉吧。

在成為最厲害最厲害最厲害的道路上。


相關問答標籤